一番话下来,齐夫人倒生出几分疑虑,她明明下了蒙汗药的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2
  • 来源:性福加油站_色狗网站_未满十八岁勿进

  一番话下来,齐夫人倒生出几分疑虑,她明明下了蒙汗药的,为何云卿一点事都没有,那个王二狗呢,死到哪里去了。她被柳大夫人几眼剐得好似刀子一般,只盼着云卿也出一回丑事,好把柳易青这事给揭了过去。

  “你真是不小心,万一他还有同伙,你一个姑娘家,冲撞了怎么办?”谢氏看到云卿站在这里,知道是没事,才接着道:“那贼呢,在哪?”

  “婆子们抓了等会会押过来的,倒是表姐怎么了?”云卿好奇的扫了柳易青一眼,她就这样被柳大夫人的丫环百合架着,隐约见醒。

  谢氏不想说这样的肮脏事给女儿听,旁边一个夫人接话道:“能怎么,刚才和齐公子偷情被我们看见了,结果又被诊出未婚怀孕,真够晦气的!”

  “啊!”云卿立即小声的惊了一惊,捂着嘴低声道:“表姐都怀了孩子了,那齐公子得赶紧娶了她才对啊。”她眉眼微微下垂,眼角带着一股淡淡的悲伤,语气里含着几分若有若无,若隐若现的惆怅。

  这时,众夫人才想起来,她们一直都把目光停在柳易青身上,可这孩子的父亲是谁,还没来得及想就被柳老太太打断了。齐公子不正是云卿的未婚夫吗?这表姐和表妹的未婚夫在人家家里偷情,可真是做得出来。

  “齐公子,怎么说,你也是沈小姐的未婚夫,和她表姐偷情还暗结珠胎,齐家的门风就是如此的么?”知府夫人看了许久,一直没有多话,此时也觉得有些太不入眼。

  知府夫人如此说,齐夫人有些慌乱了,柳家在扬州是一方世族没错,可是丈夫的顶头上司是知府大人,若让知府大人知道齐守信做出这样的事情,齐老爷下半年的考核是差还是不及格,她简直不敢想象,立即摇头道:“不,小子之前只是帮柳小姐吹吹眼睛里的灰而已,柳小姐肚子里的孩子绝不是他的,这种事情他做不出来的。”她说着,用手肘推了推齐守信,齐守信也附和道:“是的,小生不会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,还请夫人明察。”

  吃了汶老太爷喂的一枚药丸,柳易青腹部的痛楚减少了许多,意识正慢慢恢复,睫毛扇动欲睁开眼睛,云卿察觉,连忙对着知府夫人福了福身子,“夫人,云卿虽说是齐家的未过门的媳妇,对齐家的门风还是有所了解的,齐公子不是这种人,只是表姐如今晕厥过去,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也不知道是谁,做了这样的事情不承认,自古有语,偷者为妾,这男人连个妾位都不肯许给表姐,只怕想当个外室养罢了,请您帮表姐查查,她是柳府的嫡长孙女,岂能让人如此作践。”

  她声音婉转,暗含恳切,举止优雅,容颜明媚,举手投足之间气质出众,绝美的容颜反而不是那么突出,叫人瞧着生出几分亲近来。

猜你喜欢

此刻随意一看,他满意地点了点头,一挥手。

此刻随意一看,他满意地点了点头,一挥手。“太后旨意,但凡永侍先帝于地下的宫妃,无论有无封号,皆升品级二级。封四品安州总管邰柏女为宝林,邰宝林,请吧。”他身后一队侍卫奔来,太史阑

2020-03-21

太史阑懒得怒骂,一转身向后冲,她记得后面也有门

太史阑懒得怒骂,一转身向后冲,她记得后面也有门!也许对方还没来得及锁上!她还没冲到后堂,轰隆一声,一道横梁倒了下来,这间庵堂全木质结构,年久失修,瞬间倒塌一半,前路难行。隐约远

2020-03-21

那人闻言果然将手松了些,云卿这才得以呼吸顺畅

那人闻言果然将手松了些,云卿这才得以呼吸顺畅,深呼吸一口空气,却闻到满鼻竹子清香中夹杂着一股血腥味,难怪这人开始能顺利进来,此时却要挟制自己做人质,应该是受了很重的伤,气息也稍

2020-03-21

一番话下来,齐夫人倒生出几分疑虑,她明明下了蒙汗药的

一番话下来,齐夫人倒生出几分疑虑,她明明下了蒙汗药的,为何云卿一点事都没有,那个王二狗呢,死到哪里去了。她被柳大夫人几眼剐得好似刀子一般,只盼着云卿也出一回丑事,好把柳易青这事

2020-03-21

滚,我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。”他不爽,干嘛又提到那个女人。

滚,我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。”他不爽,干嘛又提到那个女人。“我劝你不要去招惹那个女人,她对你什么好处都没有,夏陆两家是未来亲家关系夏若晴他爸给过陆琛一点好处吗?文臻就不一样,你

2020-03-21